潍坊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克里米亚战争的始末

网络整理 2019-05-24 最新信息


14世纪兴起的奥斯曼人在经过一系列对外征战之后, 逐渐建立了一个横跨亚欧非三洲的大帝国。它在亚洲的疆域, 西起红海, 东至扎格罗斯山, 北起高加索山区, 南至波斯湾在欧洲, 它占有整个巴尔干半岛、匈牙利以及黑海北岸的大片土地在非洲, 埃及和马格里布的穆斯林也在祝福着伊斯坦布尔的苏丹。但是这个依靠对外扩张建立起来的庞大帝国, 在17世纪便开始走下坡路了。此后的奥斯曼帝国, 就像一位无法治愈的慢性病患者一样, 尽管拥有万贯家财, 却逐渐失去了保护财产的能力。政治、经济和军事的羸弱, 国内少数民族和行省属地的纷纷独立, 以及周围不断强大起来的邻居们, 都让奥斯曼帝国再也难以维持昔日的霸权和尊严。

奥斯曼帝国东北部的俄国是一个充满了扩张欲望的国家。1695年, 俄国开启了向海洋进军的步伐, 即向南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取黑海出海口向北从瑞典手中争夺波罗的海东岸的土地。尽管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就像一座老旧而腐朽的建筑, 任何一阵风暴都可能会彻底摧毁它, 但在有些俄国人看来, 此时仍然处于苏丹治下的黑海依然难以夺取。按照他们的说法, 苏丹对黑海的重视, 就像对待一位谁也不敢染指的纯洁处女一样, 他宁可准许别人进入他的后宫, 也不会同意其他国家的船只航行在黑海的海面上。因此, 彼得一世决定亲自出兵奥斯曼帝国的属国———克里米亚汗国, 以夺取黑海东北部的亚速港。这次战争具有明显的投石问路的性质, 虽然俄国人并没有获胜, 但却拉开了历次俄土战争的序幕。

从17世纪末起, 俄国先后发动了1695—1699年的对土战争, 1710—1711年的对土战争和1735—1739年的对土战争。对俄国来说, 这些战争取得了一些成果, 但是并没有实现其南下争霸欧洲的目标。如1699年, 它与奥斯曼帝国签订了《卡罗维茨和约》, 取得了亚速港及其周边的一些地方但是奥斯曼帝国在1710年战争中打败它后, 亚速港又重回奥斯曼人的治下, 俄国还被迫解散了黑海舰队。而真正奠定俄国对奥斯曼帝国优势地位的, 则是18世纪后期的两次俄土战争。第一次是1768—1774年的俄土战争, 尽管当时俄国的海军力量并不怎么强大, 但当它遇到更弱的土耳其舰队时, 战争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1774年, 两国签订《库楚克—凯纳吉条约》, 俄国获得了亚速港和黑海的一些地方, 打通了黑海出海口, 克里米亚汗国脱离奥斯曼帝国。1779年, 奥斯曼苏丹被迫承认了俄国在克里米亚的统治权1783年, 克里米亚直接并入了俄罗斯帝国。第二次战争发生在1787—1791年, 战后两国签订了《雅西和约》, 奥斯曼帝国确认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 并把布格河与德涅斯特之间的大片土地划分给了俄国。俄国自此成了黑海霸主, 不仅实现了其打通黑海出海口的愿望, 也为它南下巴尔干打下了基础。


克里米亚战争的始末


克里米亚战争的战斗场景

进入19世纪之后, 奥斯曼帝国的衰落趋势更加明显, 行省和属地纷纷开始独立。英、法、俄、奥等国在奥斯曼帝国的利益纠葛引起的“东方问题”, 使当时的国际局势更加复杂。1806年掀起的俄土战争正式拉开了俄国向巴尔干和博斯普鲁斯海峡扩张的序幕, 战后签订的《布加勒斯特和约》让俄国吞并了比萨拉比亚地区, 将边界推到了普鲁特河与多瑙河河口, 进一步扩大了其在多瑙河两公国和塞尔维亚的影响。1821年的希腊独立运动给了俄国插手奥斯曼帝国内部事务的机会, 它以保护东正教徒的名义谴责奥斯曼军队对希腊人民和东正教徒的镇压行动, 并和英法一起支持希腊独立运动。1828年, 俄国对土耳其宣战, 并将战场放在了巴尔干和高加索。1829年夏, 俄军越过巴尔干山, 攻占亚德里亚堡, 逼近奥斯曼帝国首都。在欧洲列强的调停下, 两国于当年4月签订了《亚德里亚堡条约》。条约规定:多瑙河三角洲、黑海东岸和高加索的大片领土划归俄国俄国商船可自由通行于黑海海峡, 商人可在奥斯曼帝国境内自由经商塞尔维亚、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脱离奥斯曼帝国自治, 由俄国进行保护。1831年, 埃及总督阿里发动起义, 攻占叙利亚并打败奥斯曼军队。俄国利用苏丹求助之机, 和奥斯曼帝国签订了《安吉阿尔—斯凯莱西条约》。此后, 俄国军舰不仅可以自由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 沙皇也取得了武装保护奥斯曼帝国的权利, 后者彻底沦为俄国在黑海的“看门人”, 俄国在奥斯曼帝国的势力达到了顶峰。

俄国的野心随着势力的扩张进一步膨胀, 沙皇的态度也因此更加嚣张。1848年欧洲革命后, 尼古拉一世不断叫嚣:“俄国的君主是全欧洲的君主, 没有一个国家敢于挡住俄国的道路。”他认为现在是俄国称霸欧洲的最好时机, 普奥两国已经匍匐在他的面前, 英法两国也因为拿破仑称帝而矛盾重重, 再也没有国家能够遏制俄国了。于是, 尼古拉一世提出了与英国瓜分奥斯曼帝国的协议, 不顾一切地挑起了一次更大的东方危机———克里米亚战争。

战争的导火线是俄法两国关于“圣地”管辖问题的争议, 也就是所谓的“钥匙”之争。奥斯曼帝国治下巴勒斯坦的伯利恒是耶稣的诞生地, 有法国政府支持的天主教徒和由俄国政府支持的东正教徒一直在争夺着这一圣地的主导权。1852年, 奥斯曼苏丹将伯利恒教堂一个门的钥匙交给了天主教徒, 引起了俄国的不满。这一宗教问题也就因此转变成了政治问题:法国政府想进一步争取国内天主教势力的支持, 而保护东正教徒的权利则始终是沙皇政府的基本政策之一。为此双方互不相容, 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激烈斗争。

最终, 俄皇决定以此为借口来彻底解决东方问题。1853年2月, 沙皇任命海军大臣缅施科夫为全权特使, 率领一个由军人组成的代表团从敖德萨启程前往君士坦丁堡, 以谈判为名向奥斯曼帝国施加压力。缅施科夫的使命是采用高压手段强迫奥斯曼政府接受俄国的要求, 在“圣地”问题上向俄国妥协。为了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他在贝萨拉比亚举行了阅兵仪式, 在塞瓦斯托波尔观看了俄国舰队的登陆演习。到君士坦丁堡之后, 缅施科夫的态度极其傲慢, 向苏丹提出了恢复东正教会管辖“圣地”的权利和承认俄国保护奥斯曼帝国境内东正教徒的权利等要求。此后, 缅施科夫又先后三次向奥斯曼帝国政府提出照会, 并提出了俄土条约的草案。虽然此举等于在奥斯曼帝国树立了两个权威:即穆斯林的苏丹和东正教徒的沙皇, 但奥斯曼帝国只拒绝了俄皇对东正教徒有保护权的要求, 答应在“圣地”问题上作出让步。


克里米亚战争的始末


克里米亚战争中的法军

英法两国对俄国的霸道行径也作出了反应, 先是法国驻伦敦大使同英国外交大臣缔结了一份秘密协定, 双方同意在东方问题上步调一致接着英国代办罗斯上校派遣舰队前往马耳他岛, 法国舰队也奉命开进了希腊。在英法两国大使的支持下, 奥斯曼帝国拒绝了缅施科夫的最后通牒。5月21日, 缅施科夫率领使团离开君士坦丁堡, 22日俄国宣布与奥斯曼帝国断交6月13日, 英法两国舰队驶进贝西加湾7月4日, 八万俄军渡过普鲁特河, 占领多瑙河两公国7月24日, 英、法、普、奥四国设法调停, 却最终失败10月1日, 奥斯曼帝国政府发布宣言, 指出俄国破坏历次条约和占领多瑙河各公国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宣战的理由, 警告俄国必须在15天之内撤出占领区此后, 奥斯曼帝国向俄国宣战, 克里米亚战争正式爆发。

整个十月份, 两国军队都在进行战略布置, 以求在多瑙河下游取得相对有利的态势。对双方来说, 利用航运发达的多瑙河进行后勤补给至关重要。这是因为, 巴尔干战场远离俄国的政治中心, 虽然已经有过多次对土作战的经验, 但是补给困难依然是限制俄军行动的主要问题对奥斯曼帝国而言, 虽然战场离君士坦丁堡不远, 但是巴尔干地区的地形和当地不断爆发的叛乱也严重影响着它的后勤运输。因此, 争夺黑海的制海权对双方都至关重要。

11月30日, 由纳希莫夫率领的俄国海军进入锡诺普港后, 发现了一支前往高加索的奥斯曼帝国舰队, 便集中兵力发起攻击。经过四个小时的炮战后, 俄国舰队歼灭了对手, 并俘虏了奥斯曼帝国的舰队司令奥斯曼帕夏, 摧毁了土军的防御工事, 取得了锡诺普海战的胜利。这次战役是克里米亚战争的重要转折点, 俄国由此控制了黑海的制海权, 是其在战略上取得的一次重要胜利。

锡诺普海战震惊了欧洲, 英、法两国对此愤怒不已。由于两国的舰队早在缅施科夫回国时就已经开往土耳其海峡, 并声称要保护奥斯曼帝国的安全, 俄军此举无疑严重打击了它们的尊严和声誉。掌控了黑海的制海权后, 俄军更是严重威胁着英国的对外贸易, 如若它再占领奥斯曼帝国及其属地, 就会进一步威胁到英国在南亚的利益。与此同时, 尼古拉一世策划推翻法国政府的阴谋活动, 引起了法国的不安。对奥地利来说, 俄国占领多瑙河和君士坦丁堡也会严重威胁它在巴尔干的利益, 并将使它陷入三面被围的境地。

1854年1月, 英法舰队进入黑海, 为奥斯曼帝国的运输船队进行护航。2月6日, 俄国宣布与英法断交, 作为对两国舰队驶进黑海事件的回应。2月21日, 沙皇政府宣布俄国与英法两国处于战争状态3月12日, 英、法与奥斯曼帝国签订同盟条约, 对后者提供援助3月27日至28日, 法英两国先后向俄国宣战, 克里米亚战争全面爆发。4月20日, 普奥两国宣布中立并结为防御同盟, 俄军遭到开战以来的最大打击。6月3日, 奥地利在匈牙利、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边境地区陈兵八万, 要求俄国立即从两公国撤军。9月14日, 英法联军登陆克里米亚, 俄军首战失利20日, 英法在阿尔玛战役中挫败了俄军阻截联军的企图25日, 联军抵达塞瓦斯托波尔城下。此时, 俄军在塞瓦斯托波尔的驻军仅有三万多人, 但英法联军因缺乏具体情报以及过于小心谨慎, 并未轻易进攻这一防御薄弱的要塞。联军的踌躇不前给了俄国人难得的喘息之机, 后者不仅加强了要塞的防御体系, 也进一步补充了兵员。士气高涨的俄军甚至随后还发动了两次反攻, 企图将联军赶出克里米亚。在接下来的一年中, 双方僵持在了塞瓦斯托波尔城下, 俄国人既没法将联军赶出克里米亚, 联军也无法攻克要塞。

除了克里米亚战场外, 高加索地区和波罗的海也是此次战争的重要战场。奥斯曼帝国军队是盟军在高加索战场对抗俄军的主力, 但是在一开始并未得到英法两国的重视。在塞瓦斯托波尔拉锯战中, 奥斯曼帝国一直想将自己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军队调往高加索战场, 以缓解俄军对卡尔斯的围攻。但英法均因各自的利益考虑而驳回了这一要求, 最终使卡尔斯在11月被俄军攻克。波罗的海战场的主要作用是封锁和限制俄国, 英法联军仅仅攻占了芬兰沿海的一些小堡垒, 摧毁了一些岛屿的防御体系。但是联军在波罗的海的行动, 牵制了大量的俄国军队, 在一定程度上为其他战场减轻了压力。

1855年9月, 联军在围攻了三百多天后终于占领了塞瓦斯托波尔, 俄军就此战败。此时, 沙皇尼古拉一世已经逝世, 俄国也面临着财政危机和国内骚乱不断的压力在国际形势方面, 瑞典此时可能也会加入对俄作战的行列, 普鲁士方面也对俄国提出了忠告, 奥地利以维也纳四点方案为基础, 向俄国提出了最后通牒。1856年1月15日, 俄国决定接受奥地利在最后通牒中的五项谈判条款, 并派出代表参加随后在巴黎召开的和平会议。2月至3月, 双方正式停战议和, 签订了《巴黎和约》, 克里米亚战争至此结束。

克里米亚半岛位于黑海的北部海岸, 濒临黑海和亚速海, 拥有刻赤、塞瓦斯托波尔和耶夫帕托里亚等天然良港, 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叶卡捷琳娜二世上台之后, 就把夺取黑海出海口、将俄国领土拓展到黑海北部沿线作为俄国的战略目标。在俄国人眼中, 克里米亚就是俄国和奥斯曼帝国的钥匙, 只要任何一方拥有它, 就会占据绝对的战略优势。因而从17世纪开始, 俄国就为此展开了诸多行动。而1853年到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 就是俄国趁着奥斯曼帝国腐朽没落和欧洲诸强疲弱之际掀起的一场侵略战争。

俄国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很多, 但收获同样不少。战后签订的《巴黎和约》让它此前的诸多努力付诸东流:被迫同意了黑海的中立化, 撤销黑海舰队和海军基地, 并把卡尔斯还给奥斯曼帝国以换取被联军占领的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等城市。尽管欧洲列强之间的利益纷争, 使得和约对战败国的惩罚相对宽容, 但是此战过后, 俄国失去了巴尔干地区的控制权, 圣彼得堡再也难以发挥它自1814年以后在欧洲事务中的支配作用。也就是说, 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 将俄国拉下了欧洲霸主的宝座, 结束了它充当东方问题主导者的局面。与此同时, 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也暴露了俄国农奴制的落后, 为新皇亚历山大二世进行改革奠定了基础。1861年后, 俄国资本主义力量迅速发展, 它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东方和中亚, 并通过《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等侵占了中国的大片领土。


克里米亚战争的始末


克里米亚战争中的俄军 下载原图

对于19世纪的奥斯曼帝国而言, 积重难返似乎已成定局。克里米亚战争之前, 帝国在很多问题上就已经受到了俄国的干涉和影响, 历次俄土战争中它也是胜少败多, 沉重的军费负担和战争赔款让它的经济每况愈下。发生在“坦齐马特”改革时期的克里米亚战争, 迫使奥斯曼帝国不得不向西方大规模地举借外债, 破产和外债管理处的建立让它不得不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更加依赖于西方列强。但是在英法等国的干涉和支持下, 帝国政府不得不推行更加西方化的现代化改革, 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帝国的世俗化进程, 延缓了帝国崩溃瓦解的命运, 使它在欧洲大国的利益纷争和协调保护下, 步履蹒跚地走到了20世纪。

总的来说, 克里米亚战争只是通过削弱俄国的方式暂时保全了奥斯曼帝国, 后者因日渐衰落引起的东方问题并未彻底解决。近东地区仍然是引发欧洲冲突的火药桶, 俄国和奥斯曼帝国也并未就此相安无事。事实上, 这只是一场规模宏大且目标有限的大国战争和区域冲突, 这场战争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因为随后爆发的革命运动和两次世界大战就清晰地说明了这一点。

本文作者:当代历史故事(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4146542648951309/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俄罗斯   黑海   苏丹共和国   欧洲   希腊   多瑙河   塞尔维亚   叙利亚   巴尔干半岛   正教会   高加索   埃及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   匈牙利   瑞典   布加勒斯特   政治   摩尔多瓦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