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殷商古国——屰国,现代人都知道“叛逆”,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网络整理 2019-05-27 最新信息

殷商甲骨卜辞中有一个以“屰(nì)”命名的国族——屰国,也叫逆国,从卜辞中得知,屰国先是作为商的对立国,后被商武丁征服。《殷周金文集成》收录相关屰国铜器有“屰子干鼎”、“屰爵”、“亚屰爵”、“亚屰方彝(yí)”、“亚屰勺”等,出土地大多在今河南安阳一带,表明商代屰族与王室之间存在联系。从“屰子干鼎”的铭文“屰子干”来看,屰国当是个子爵小国。屰国的地理位置不明,卜辞中没有找到可以借鉴的辞例,不过它曾与商王室对立,应该不在王畿之内,但卜辞中又有商王去屰地狩猎的记录,又似乎离王畿不会很远。殷墟安阳又有不少屰器出土,说明屰国臣服商王后,与王室政治关系保持不错,不排除有屰族成员在王室任职的可能性。甲骨文中的“屰”也就是周代金文中的“逆”,因此有说法认为商代屰族与周代逆族可能存在承续关系。

殷商古国——屰国,现代人都知道“叛逆”,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屰鼎铭文摹本

“屰”的甲骨文有多系写法,各有所不同,因此“屰”的造字本义也是歧义迭出。通常说法为“一个倒立的人”,引申到“逆行”。但也有说法认为“屰”的本义是“迎”,即迎向过来的人,因为迎接者对于被迎接者而言是逆向着前行的,故“屰”又通“逆”,有“不顺”之意。甲骨文中“屰”“逆”为同一字,后由逆代替,“屰”的本义消失。还有说法认为“屰”跟“牛”有关,两字甲骨文几乎相同,古籍中有“胲(hǎi)作服牛”、“河伯仆牛”的记载,是说最早的野牛是被人类训化而来,野牛的抵触性很强,叫“屰”。不管怎么说,“屰”有逆行之意。据说商代屰族的族徽标志就是一个人手持斧钺对一个“倒行逆施”的人施行的画面。

殷商古国——屰国,现代人都知道“叛逆”,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屰族族徽

屰国一开始并非商的成员国,估计两者之间有不可调和的政治矛盾,商武丁时正式对屰国用兵。卜辞:“贞:呼取屰。”、“贞:勿呼商取屰?”商或指参与攻打屰国的主将人名。卜辞中有“呼逆执”的记录,说明屰国被商王征服后,曾派人去屰地执事,进行打理。卜辞:“韦贞:呼田于屰。”这是商王贞问去屰地田猎的事,可见屰地辟有商王的田猎场。估计屰国被灭后,商王曾对屰国进行重新册封,这在卜辞中叫做“奠置”。通常情况下,商王每征服一个方国,会在该族中挑选劳役为自己的田猎场服务。卜辞“扶角取屰刍(chú)。”刍,打理畜牧的劳役,这是商王从屰国俘虏中选取壮丁充劳役。

殷商古国——屰国,现代人都知道“叛逆”,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爯簋铭文拓片

商代屰国的最终去向不明,但我们可以在出土铜器铭文中寻找蛛丝马迹。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数件西周时期的爯(chēng)器,其中有一件“爯簋(guǐ)”。铭文中有“遣伯、遣姬赐爯宗彝眔(dà)逆小子倗以友卅人”的记载,据考证,遣伯、遣姬为夫妇,遣族是商代大族。关于这个“爯”,多数学者认为爯与遣是小宗和大宗的关系,爯是从遣族分化出去的支系爯族中的某个小宗之长。一般来说,小宗从大宗分离,大宗族长会赏赐小宗部分置业,包括田地、人口、祭器等等。铭文中的逆小子倗,则为屰族人,名叫倗。关于“小子”,商周甲骨文、金文中较为多见,对它的解释也颇为复杂,它有的可作为一种掌管祭祀的官职,有的代指大族中小宗之长,这里的“逆小子倗”应该是遣族集团中任职的家臣。毫无疑问的是,逆小子倗来自屰族,此屰族当为商代屰国后人,在遣国任职,受遣伯管辖;友,是逆小子倗的族人。以上铭文截段的意思是遣伯夫妇作为大宗长将逆小子倗以及他的族人三十人赐给小宗爯。

殷商古国——屰国,现代人都知道“叛逆”,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登屰方罍

这说明西周时期,屰国曾有族人流落到遣国定居,后遣国将他以及他的族人三十人划给了爯,逆小子就归属到了爯的名下。这也或可断定屰国商末周初时已亡国,屰族人被分散到了其它族落中,并有的仍在大族中担任要职。另外,辽宁喀左县境内曾出土一件商周之际铜器“登屰方罍(léi)”,此器物也可能跟商代屰国有关。商末动乱中,屰国也许遭到分裂,曾有一部分屰族人被迫北迁。屰国之后有逆姓,但较少见。

文/堰风

殷商古国——北国,卷入三监之乱而流传后世,诗经邶风的出处

本文作者:堰风来袭(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5135361946878468/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商朝   甲骨文   武丁   安阳   河伯   诗经   河南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