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网络整理 2019-06-03 最新信息
从东北亚政治史的发展上,契丹、女真均为东北地区的重要族群。过去,分别建立辽、金两朝,曾是成为东北地区的统治阶层。然而,两族群在蒙元时代东北地区政治发展中所占位置,除大蒙古国时代之外,其实并不重要。但两族群所处环境究竟不同。

以下分别讨论,两族群人士入官情况与为何在元代东北政治史上无法扮演重要角色。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契丹人画像

如众周知,蒙古政权扩大其势力中,契丹在政治、军事上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尤其耶律阿海、秃花兄弟尝“饮辨屯河水为盟”,太祖成吉思汗对两人的信任相当大。兄阿海从太祖攻打中亚,弟秃花则从国王木华黎,主要在山西地区活动,宋人赵珙记载其声名仅次于木华黎。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契丹人服式

大蒙古国侵攻东北,许多契丹将领也参与其军事行动。石抹谦甫,于太祖九年(1214)投靠大蒙古国,太宗窝阔台授金虎符命为管把兴州、北京、懿州、临潢府、平滦州、燕京、顺天府等路管军万户。石抹也先、移剌捏儿、王珣、石抹孛迭儿等皆从木华黎攻打东北地区的金朝势力,担任高阶军职。此等将领,虽从国王南下,攻打山东等地区,但在元初以前,他们的子孙基本上继承了他们在东北的职位。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契丹人的发型

进入世祖忽必烈时代后,王珣之孙王遂充任辽阳路总管兼府尹之外,没有一人充任路长官以上的高阶官位。尤其行省、宣慰司等最高地方行政机构中完全无法看到他们的影子。有元一代,担任辽阳行省政务官的契丹族人有二,即左丞亦剌马丹及参知政事回会(和和)而已。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大辽契丹王朝浮雕壁画

查勘两人家世背景:亦剌马丹虽是石抹也先兄赡德纳之孙,但赡德纳充任别失八里达鲁花赤,恐不曾参与东北地区政治;回会,忽必烈即位以前的家世不明白,其祖与父从军平定阿里不哥、李璮,攻打南宋,但与东北政治似无关系。

至于忽必烈汗之后为何契丹族人不充任东北地区的高阶职位,可从三方面来讨论。

首先,不少有力契丹将领随着蒙元政权向南扩大势力。

作为蒙元军队的重要分子,参与攻打大理、南宋等作战。因此,有些家族继续留在南方,任该地世袭特定官职。

其次,契丹族社会组织,相似蒙古族,军民不区分。

除了壮年男性作为军队成员之外,女性、老人、小孩等构成后方补给单位,随着军队跟着移动。当时石抹也先家族以及石抹孛迭儿率领所谓“黑军”,若此黑军即以契丹族为核心构成份子的部队,则可说不少契丹族随着契丹将领南下而南迁。

再来,从中央对地方的控制的角度来看

蒙古不让有力契丹将领持续留在原来的势力范围内。他们的军团移至没有地缘的区域,对中央政府而言可说是除去统治上的一个障碍。尤其东道诸王、木华黎家族等向东北扩到其势力,东北地区原有的草地不太可能一时之间增多,为了争夺良好的草地,蒙古贵族与契丹将领之间发生冲突,不是完全不可能。

因此,契丹将领与其麾下集团南迁,一方面可以很自然的情况下限制他们的权力,另一方面让蒙古贵族可以使用东北地区的草原与森林,提供放牧养马、训练骑兵的空间。元朝对耶律留哥家族的处理方式,或许透露中央政府对东北地区契丹政治世家的态度。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女真人生活图》局部

耶律留哥,叛金自立,自称辽王,其“众至十余万”,国号为辽,与蒙古政权“折矢以盟”,成为东北地区相当重要的蒙古势力。太祖曾对留哥子薛闍说“今为蒙古人矣。”,留哥死后,子孙世袭其封爵与属民。但到至元六年,中央政府罢其职,终结留哥家族在东北的政治生命。

一方面,元初围绕着蒙元政权的政治环境,需要使契丹集团向南行军;另一方面,契丹族与蒙古族的社会组织与生活型态相似,因此其所使用的资源会重叠,藉着战争,使契丹人南迁,恰好符合蒙古贵族的利益。这些情形可能影响到契丹族人士不充任东北地区高阶官职的情况。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女真人画像

至于基层官僚方面,到了元中后期,仍有若干契丹族。

他们的家世背景,没有记载可说明。但此数字恐反映主要契丹将领南迁后,即使东北地区消失了契丹族的政治势力,仍有多少契丹族留在他们原来的居住地,在基层官职任用契丹族,对统治这些契丹族有所方便。

同时,若这些契丹族官僚出身于东北地区或其邻接地区,他们习惯当地复杂的社会关系,语言、文化上较容易施行行政措施。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基层契丹族在文化上受蒙古族或汉族影响的程度,应该越晚期越深刻,表【1】的基层官僚的数字仅是保留契丹姓的例子,实际上契丹人充任基层官职的数量,可能略较为多数。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女真族充东北地区官职的例子,更少于契丹族。尤其是大蒙古国时期,东北地区的蒙古政权高阶官人中,无一女真族人士。

蒙元帝国进攻某地区时,经常以率先降蒙的当地人集团当作先锋,如攻打华北时的史氏、张氏等汉族军阀;侵攻南宋时的范文虎等旧南宋军人;侵入高丽时的洪福源家族等降蒙高丽族集团。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辽阳行省

然而,大蒙古国经略金朝统治下东北时并不以女真族当尖兵。

其最大理由,应该是还有更适合其任务的族群,即契丹族。耶律留哥、石抹也先等将领所率领居住于东北地区的契丹族习惯当地的地理、气候,文化、语言上与蒙古族有较多共通点,因此沟通较容易,契丹骑兵的作战能力也可能超越以女真族为成员的部队。考虑上述因素,恐怕并没有太大理由在东北的经略上利用大批女真族。大蒙古国时代,蒙古政权中,仍有粘合重山家族、奥敦世英家族等部份女真族人士享受较高地位,但他们政治地位的形成就有不同历史脉络。

从人口比例看来,蒙元时代东北地区户口,大致上有16万至17万户,其中女真户口有5万至6万户,占总户口数之1/3左右,仅从人口比例的角度而言,东北地区的主要成员。但从表【2】得知,即使路府州县基层官员的层次,女真人入官的情形相当少。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此现象的背景:一个因素是女真族接受汉文化的程度较高,往往使用汉姓汉名,融入于汉族中,无法从史料中判辨为女真族。

但更重要的因素,恐怕是虽然在蒙元政权统治下,汉族、契丹、女真、高丽等均为被统治族群,但汉族、契丹与女真所具政治背景相当不同,在蒙金战争的过程中,部分汉族、契丹将领率先投靠蒙古,得到较高政治地位,但女真族本身构成金朝的统治阶层,没有女真将领在蒙古政权经略东北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金亡后,中央政府很少派中原地区的女真族人士充东北地区的官员,因此至少在东北地区不存在发挥政治力量的女真族官员。

高丽也曾敌对蒙古,但东北地区的高丽族主要是主动投靠蒙元政权,不同于大部分女真族的处境。虽是汉族、契丹、女真、高丽等族群,皆列为汉人,但东北地区的多数女真族所处环境恐怕比其他族群恶劣。乃颜、哈丹叛变时“女真、水达达官民与乃颜连结”,一方面是部分女真人原来属于东道诸王,但另一方面,或许部份诸王与女真族均对中央有所不满的情况,使女真族积极合作于乃颜等诸王的叛乱。

元代史上的契丹、女真与辽阳行省

女真人 契丹人 西夏人的区别

至元末,锁火奴、兀颜拨鲁欢等人自称金朝子孙,发动叛乱,可见至少部份女真族一直对蒙元政权抱着反感。既然如此,元末之后东北地区政治机构逐渐失去控制力量之前,女真族的政治地位滑落,可能更促进接受汉文化或蒙古文化,弃女真姓名而用汉族姓名或蒙古姓名的女真族应该有所增加,因此女真族充基层官员的情形可能比表2的数字多。


参考文献:

《元史》

《史集》

《元蒙史札》

《蒙鞑备录笺证》

《鲁山县志》

《蒙古帝国社会经济史》

《蒙古社会制度史》

《骑马游牧民》

《金史》

《中国东北史》

《女真史》

《元典章》

《金华黄先生文集》

《许白云先生文集》

《满洲金石志》

《申斋刘先生文集》

《旧五代史》

《契丹大字研究》

《蒙古秘史》

本文作者:史海三人行(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7449751861789187/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辽朝   女真   元朝   蒙古   忽必烈   蒙古族   木华黎   耶律留哥   政治   南宋   也先   金朝   王珣   山东   文化   阿里不哥   窝阔台   成吉思汗   山西   范文虎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