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网络整理 2019-06-03 最新信息

作者:今非昔比

金府,坐落在五大淡水湖巢湖之北岸,距千年古镇柘皋仅五里之遥。“金府”名字源于明初开国将领金朝兴而来,《明史》多有记载。金朝兴:(?-1382年),巢人,明朝开国将领、宣德侯、沂国公。金朝兴后裔便世居于此,由金府大村、金府窑上、金府小郢三村组成。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当地有“巢县城,柘皋人”、“柘皋镇,金府人”之说,可见金府在当地名气不小。12岁那年便随父亲去了他乡,回老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三十多年了,每每想起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童年记忆,犹如昨天。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那个年代,吃的没有巧克力、奥利奥、可比克。一年也难见一次苹果、香蕉、饼干。零食有茅英(茅草嫩芽)、茅草根、构树果、野枣、桑果、山芋、蕃茄等田间植物。偶尔也能用牙膏皮、废塑料、破铜烂铁换点拉拉糖、猫耳糖之类的甜品解解馋。想吃水果糖,运气好的话,碰到哪家盖新房上大梁,天不亮就去抢;哪家娶媳妇嫁姑娘,抓把糖口袋藏。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俗话说“小孩望过年,大人望做田”,进入腊月,家家揾糖果。有泡米糖、芝麻糖、花生酥、生穿、焦切,想想流口水。夏天最爱的是“卖冰棒,香蕉冰棒”的叫卖声,一听到叫卖声,再也坐不住了,是不是颇有南方黑芝麻糊的味道?有香蕉冰棒、豆沙冰棒、奶油冰棒,五分钱一根,没钱也可用鸡蛋来换。通常是舍不得买的,要是赶上下雨天五分钱两根那可捡大便宜了!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那个年代,喝的没有农夫山泉、可口可乐、雪碧。喝的水是从两里地外挑回来的井水,热水不需要单独烧,锅灶中间有个沙吊,烧饭时利用锅洞余火焐开的。夏天干农活,拎上四五个暖水瓶,灌的满满的,喝一口,清凉甘甜,神清气怡,一时忘却劳作的疲惫。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那个年代,玩的没有变形金刚、遥控飞机、电动玩具。农村娃玩的名堂可不少,巴巴窝、砸砖头、滚铁环、跳房子、攻方城、打弹球、拍牌扎、挤油渣、斗鸡子、藏猫猫、掏鸟蛋、捣蜜蜂、捕知了、捉蜻蜓、粘泥鳅、逮萤火虫……四季不缺玩的,连吃饭也要闹个门子。即使破皮流血,灰头土脸也开心的不得了!夏天,最期待的莫非下塘洗澡了,那时候,家长是不放心孩子去塘里游泳的。几个小淘气一阵"商议",烧饭时,抓一把锅灰涂在脸上、身上,弄得脏兮兮的去“逼宫”。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那个年代,没有图书馆、阅览室、手机。娱乐节目最喜欢的就是小朋友之间换“小人书”看了,《小兵张嘎》《地道战》《三打白骨精》《林冲雪夜上梁山》,也算是最初的看图识字了。到了八十年代初,全村唯一一台十二寸黑白电视机,那可是村里的大宝贝了。早早的吃过晚饭,搬个板凳,万人空巷等着看《霍元甲》《上海滩》《射雕英雄传》。有时村里也会放场露天电影,《小花》《高山下的花环》《冰山上的来客》,附近十里八乡赶过来,黑压压一片。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那个年代,没有幼儿园、学前班。村里的祠堂成了学校,门口一对大石象,院中一棵不知年头的老柏树便是学校的象征。树上挂个铃铛,清脆的铃声伴随着朝霞暮色、寒来暑往,度过那段美好时光!那时候,课桌都是从家中带的小方凳,多用铅笔写字,高年级能用上“新农村”钢笔也算家庭富裕的了。房子是土墙,还有裂缝,窗子只有框没有档,冬季提前糊上泥巴或朦上薄膜。那时候,白天上学、放牛、喂猪、烧饭、做农活,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做作业。那时候,校园虽破,书声依旧朗朗入耳,环境虽差,生活照样井井有条。这方土地,先后走出书法新星、画家、诗人和文学才子。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一晃三十年过去,如今的老家路路畅通,家家新房阔院,年青人外出打拼,老人安居乐业,部分在外地安家落户。金府人不管走到哪,家风不改,祖训不忘。离家路越远,思乡情越浓。(图片:杨钧)


故乡巢湖——老家金府



金府往事

小时候的家

纯朴忠厚的爸

一担担的沙

一锹锹的挖

自搭三间泥笆

春种禾稼

秋割稻把

为人不假

人缘颇佳

小时候的家

聪慧能干的妈

一抹抹新芽

一遍遍喷洒

菜田挂满果瓜

夏锄草杂

冬补衣袜

生活虽差

邻里融洽

小时候的家

调皮捣蛋的娃

一次次被骂

一回回挨罚

学习名列前甲

摸鱼捉虾

喂猪饲鸭

苦乐生涯

意气风发

小时候的家

永远的牵挂

再回老家

已暮年华

残垣断瓦

枯树折桠

哽咽如哑

满眼泪花


最忆是巢州

本文作者:最忆是巢州(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7526293132476932/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巢湖   香蕉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