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网络整理 2019-06-04 最新信息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乔贵发,祁县乔家堡人,著名晋商乔家发家始祖,生于清康熙末年,家境贫寒,幼失怙恃。

茫茫大荒漠,悠悠驼铃声,当年的晋商走西口已成为岁月的符号,今天的我们要跟晋商学那种精神,当荒漠在别人眼中是绝路的时候,恰恰晋商在茫茫荒漠中看到的是希望,创造了辉煌,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

相传,乔家曾是乔家堡的大族,到乔贵发的父亲乔壮威时不幸家道中落,且子關不旺。乔壮威夫妇婚后多年膝下无儿无女,及至中年オ得一子,没有什么文化的父亲,搔着脑袋琢磨了半天,终于为娃娃想好了一个名字——贵发,盼望他富贵发达、光宗耀祖。在父母的百般宠爱千般呵护下,乔贵发渡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

可惜好景不长,7岁时父亲一病不起,驾鹤西去10岁时母亲也因病不治,弃他而去。转眼之间变成了孤儿。在乔家堡无依无靠的乔贵发,被迫投奔到东观镇的外祖父家,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由于家贫,父母没有给他留下金银财物,而外祖父家的生活也不宽裕,所以乔贵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不得不看人眼色行事,不能读书,无暇玩要,小小年纪就开始跟着外祖父和舅男推磨做豆腐,拉车卖豆腐。

苦难是财富,童年的处境在使乔贵发养成坚韧不拔性格的同时,也使他练就了副结实的身板,掌握了一个谋生的手段——做豆腐。 寄人篱下的日子过了没几年,外祖父母也相继去世。这时的乔贵发在经过生活的磨难之后,已经初步具备了自食其力的能力与素质,他决心自立门户,于是,从东观回到乔家堡。

乔贵发禀赋聪明,勤劳朴实。回到乔家堡后,除耕种自家的几亩薄地外,常常利用余暇给别人打短工,春天帮人家扳辘轳浇地,夏天帮人家割麦子打场,能做什么做什么。

老天饿不死勤劳的人,离开外祖父家的乔贵发,凭着自己的精明和不惜苦力,光景也还过得去。随着岁月的推移,几年之后的乔贵发已经成了十七八岁的后生。男大 当婚,女大当嫁,看着同龄人一个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乔贵发再也坐不住了。

他试图与村中的姑娘接触,却因家贫和没有依靠而一次次搁浅他想开个豆腐坊,施展学到的本事,却苦于没有本钱。穷汉与光棍集于一身, 乔贵发的日子不好过。

青年乔贵发渐渐意识到不能满足于生存问题的解决,他暗暗发誓:“要活出个人样来!要挣钱,要娶媳妇。”他要寻求新生活。 祁县地方资源匮乏,土地是百姓生存的唯一依靠。同时,祁县地处平川,交通便利,自古就有经商跑买卖的传统。

康熙年间,随着汉蒙贸易禁令 的解除,祁县人经商的的触角向北延伸到到口外的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乃 至于蒙古草原部落向南延伸到汉口,以及长江流域各大商贸集镇。

汉蒙贸易更是以高额利润吸引了一大批急于寻找出路的祁县人,在这些先行 者中不乏富商大贾。在乔家堡看不到希望的乔贵发,受先行者的鼓舞,决心也到口外去间 一阿。他坚信,凭着自己吃苦耐劳的精神,加上几年中自立门户的历练,不 愁闯不出一片天地。

于是,在乾隆年间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青年乔贵 发背上简单的行李,悄悄离开乔家堡。在地处官道要冲的商队集散地贾令 镇,跟着一个祁县老乡的驼队,背井离乡,长途跋涉到了口外的归化城。乔贵发这一出走,环境改变了,机遇出现了。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在新的环境里,乔贵发抓住这新的机遇一步步发迹,从而彻底改变了他和整个家族的命运,造就了一个拥有200年辉煌发展历史的商业王国。

清乾隆年间,祁县人在内蒙古地区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势力,归化城的三大旅蒙商号就有两家属于祁县人所有,而当时口外的货物运输主要靠驼队。

跟着驼队到了归化后,年轻力壮的乔贵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都县人的商号里拉骆驼。拉骆驼,顾名思义就是跟着驼队长途跋涉运送货物。拉骆驼的人常年 在外奔波,风餐露宿,辛苦至极。

有一句俗说得好:“世上三般没奈何,誕车 下夜拉骆驼”。当时的乔贵发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又年轻力壮,在急于发 家的愿望驱动下,拉着驼疆,游走于千里草原、长城内外,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困乏其 身。”拉骆驼的生涯使乔贵发经受了历练,经见了世面。但是,拉骆驼毕是粗活苦活,养小不养老,没有什么发展前途。

时间一长,随着阅历的增 加,乔贵发开始对现状感到不满了。在他看来,拉骆驼虽然比在村里种地甚至比一般商号的伙计收人要高,可这是用难以言状的辛勤付出换来的 况且人总有老的一天,等到老了,骆驼拉不动了,怎么办?

与此相反,那些 东家掌柜,年轻时候艰苦创业,日积月累,生意越做越大,到老来钱反而越 赚越多。总而言之,拉骆驼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发家还是要下决心做一个买卖人,做生意,赚大钱。

把一切想明白之后,乔贵发决定冒险搏一把。于是,毅然辞掉拉骆驼的工作,怀揣若几年辛苦积攒下的一点本钱,离开归化城,独闯萨拉齐。

萨拉齐位于今呼和浩特市与包头市之间,东与土默特左旗、托克托县 毗邻,南隔黄河与准格尔旗达拉特旗相望,西和包头市郊区相连,北与固阳县、武川县接壤,北倚大青山,南傍黄河,土地肥沃,水源丰富,气候适宜。

萨拉齐战国前为北方游牧民族活动地,战国时属赵国云中西界地区, 西汉为成阳犊和两县,北魏为怀朔镇东南境,隋开皇四年(584)置油云 县,唐朝置云中守提使,辽金时为云内州辖地,明嘉靖时为西土默特牧地 清乾隆六年(1741),设萨拉齐协理通判。

在此前后有黄河水灌溉之利的萨 拉齐农业日渐发达,同时因为地处归化城通往西部蒙古的交通要道上,又 成了旅蒙商队进出蒙古的歌脚地转运站。有需求就有供给,萨拉齐的粮 店、草料店、饭店十分兴盛。

乔贵发正是瞅准了这个契机,选择萨拉齐作为 他的发家之地。初到萨拉齐的乔贵发,默默地在一家店铺里做起了伙计,一边打工,边调查研究。经过一个时期的观察,他发现每到冬天萨拉齐的蔬菜就特 别奇缺,除了山药蛋羊肉之外,别无长物。

虽然盛产黄豆,却没有人生豆芽 做豆腐,做这个买卖应该是有钱可赚的。同时自己当年在外祖父家寄居时 着外祖父、舅舅学来的做豆腐手艺也正好能够派上用场,想到了就干起来。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乔贵发拿出积蓄,租了一间房子,置买了一些必要的家什,买上豆子,雇了一个人,就做起了磨豆腐生豆芽的生意。在几年的拉骆驼生涯中,乔贵发经受了锻炼和考验,他已经不是当年 那个一无所知的穷小子了,他走南间北经见过世面,他既勤劳朴实又有头 脑,精明强干,加上认真做事和独家买卖,做豆腐生豆芽的生意一炮打响。

一时间,在小小的萨拉齐他的豆腐和豆芽成了抢手货,不仅上了寻常人 家的餐桌,而且供应饭店和草料铺。乔贵发在小生意里看到了大商机,在初步试水后,增加雇员,添置家什,扩大再生产。

起早贪黑做豆腐生豆芽,一年辛苦,乔贵发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当初 的本钱在打了几个滚之后,变成了上千两银子,稳稳地落在他的口袋里。从而使乔费发完成了由一个拉骆驼的工人到一个买卖人的蜕变。

凭借做豆腐生豆芽的生意,乔贵发变成了一个生意人,他拥有了第一 桶金。然而,做豆腐生豆芽是小本生意,也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门槛很低。起初之所以能够狠赚一把,是因为做得是独家买卖,没有竞争。

久而久 之,人们看到这一行有利可图,就纷纷效仿,一时间豆腐坊遍地开花,卖豆 腐豆芽的生意变得不再那么好做了。与此同时,当上买卖人的乔贵发已经不能满足于做豆腐豆芽的小生意了,他的坐标是称雄口外的大盛魁,他要向更高的目标迈进,他要赚个大富大贵。

要想发财,单靠一己之力,勢单力薄是万万不行的。《周易・系辞 上》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称雄口外的大盛魁就 是由三个小販齐心合力发展起来的。

先贤为后起的乔贵发树立了榜样,为了进一步的发展,他开始寻找合作伙伴经过一段时间的踅摸,乔费发的目光盯在了一个姓秦的青年身上,太原徐沟大常村人,与乔贵发是山西同乡,其当时正在萨拉齐一家亲戚的菜园子里帮忙种菜卖菜。

在乔贵发做豆腐豆芽生意的一年多时间里 两人时不时地在市场上见面,一来二去渐渐由相识到相知。姓秦的青年是勤劳朴实,机灵厚道之人,两人又年龄相仿,彼此感觉很投机。

一日,主意已定的乔贵发郑重其事地找来秦氏,主动提议义结金兰 合伙做生意。秦氏对乔贵发的胆略与为人早已认可,所以二话不说,点头 称是。两人一拍即合。于是,设案焚香,上拜天,下拜地,再拜关帝圣君通 拜双方父母。共同起誓:自愿结为兄弟,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赤心赤胆,天地可鉴尚义尚信,崇拜关圣。最早踏上包头这块土地的汉人是山西的旅蒙商人,紧跟着是开荒种 地的山西北部农民。

当时,清廷解除了汉蒙贸易的禁令之后,曾随康熙皇帝的亲征部队随军服务的小商贩们,由于最先了解蒙古地区的道路交通,通晓蒙古人的习俗语言,特别是了解汉蒙商品的巨额差价,所以捷足先登,率先占领了这个市场。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巨额的差价和随之而来的巨额利润刺激这些商贩们扩大经营规模,同时也刺激更多的买卖人涌向这里。这些买卖人以归化城为根据地,南下汉口,北上蒙古,形成了可观的经营规模。

大批的买卖人和众多的运输工具驼、骡、马等需要大量的粮食,而当时从归化城到包 头有大片平坦而肥沃的土地等待开垦,于是晋北的农民纷纷来口外开荒种地。到雍正元年(1723)清廷颁布了劝耕劝垦的政策后,开垦者更汹通而来。

这样,一方面有大批的从事汉蒙贸易的商人需要粮食,一方面又有大 批垦荒种粮的农民提供粮食,于是在二者中间的环节上又出现了中间的 商业行当:粮店和草料铺。 顺时应势,乔秦携手之后,迈出的第一步是合办饭店和草料铺。

鉴于已有草料铺都是小本经营,规模都不是太大,数量也不是很多的现实,原 准了这一行的发展空间,乔秦说干就干,选好地点,租了一处大一点的房 子,添置了一些必要的家什和工具,雇了几个伙计,一家不大不小的店 就开了起来。

店铺兼豆腐坊、菜园子、饭店、草料铺于一身,实施多种经营 前两项是他们的老本行,所谓不熟不做,做起来自然得心应手。饭店草铺是关联产业,是建立在市场需求的前提下,两人用心经营,应付裕 如良好的经营,加上以前积累的人脉,生意一开始就很红火。经过两年的 发展,已初具规模。

经营饭店草料铺使乔贵发尝到了规模经营的甜头,同时也显现了自身的不足。自家的店铺尽管发展得不错,但在萨拉齐的地界上毕竟是后来者,很难做到一家独大。

面对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凭空产生出许多无奈。正当乔贵发为下一步的的发展进行打算的时候,“西脑包”这个地方进入了他的视线。西脑包位于萨拉齐的西部边缘,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东河区管辖。

从归化城前往内蒙古西部草原的一个必经之地是昆都仑口, 西脑包则介于萨拉齐和昆都仑口之间。当日时的旅蒙商队一进入昆都仑口面对的就是千里草原和茫茫戈壁,一走就是三四个月,根本没有地方可以 补充给养。

所以,在进入昆都仑口之前,必须要带足三四个月的口粮给养。原先这些给养都在归化城解决,后来随着萨拉齐商贸的发展,逐渐转移到 了萨拉齐。西脑包地处昆都仑口与萨拉齐之间,具有有不可忽视的区位优 势。有鉴于此,一些有胆识的商人开始把买卖做到了西脑包,渐渐地形成了一些市场。

在对这些作了一定的了解之后,乔秦二人很快结東了萨拉齐的生意,带上两年多时间里积聚的银两,移师西脑包。 在西脑包,他们先以便宜的价格从蒙古人巴图尔家族手里租了一大片土地,用来盖店铺、种菜。接着,继续从事他们的老本行开饭店草料铺,兼做蔬菜、豆腐、豆芽生意。

由于地理位置好,饭菜可口,服务到位,善经营有办法,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店铺一开起来就红红火火,新老顾客 纷至沓来,生意兴隆,收入可观。 乔秦二人的草料铺起了示范作用。

看到他们的生意红火,一时间饭店 草料铺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西垴包一带的商贸业迅速发展了起来。繁荣 的商贸业引来了更多的旅蒙商队,旅蒙商队又进一步促进了商贸业的发展。于是,包括西脑包在内的包头一带从荒野僻壤一跃而成为雄踞口外的繁华集镇。先入为大,在西脑包地区的同类业中乔秦的草料铺有占先的优 势,领头羊非此莫属。

草料铺赚得是粮草差价,草料铺的经营者从农民那里购买粮食,以满足旅蒙贸易商人的需要,从中获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专业粮店和草料铺的从业人员的业务素质和经营手段日趋提高,同行业的竞争也日追激烈,而激烈的竞争更促进了业务素质和经营手段的提高。

比经验,比胆量,比经营艺术,比战略目光,直到比冒险精神。于是,“买树梢”这种极需 胆量、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的期货交易方式的锥形出现了。而乔贵发就是最早涉足“买树梢”的生意人。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在西填包开了几年饭店草料铺,赚了一些钱之后,乔贵发又有了新的想法。长袖善舞,多财善贾。一开始是由于他们手头的流动资金逐步多了起来,这样就可以比别人更多地购进并囤积粮草充足的库存使得他们在粮食歉收时,能够保证供应,以降低成本。

这样一来,就可以比别人多赚些钱。同时,乔贵发在与那些春来冬去的农民打交道中察觉出,由于对粮价剧烈波动的担惊受怕,这些农民普遍有一种求稳的心理另外,他们冬去把卖粮的银子全部带回,春来时却舍不得多带钱出来,在春夏之季往往因手头拮据,急需银子。

由此乔贵发又发现了发财的机会:在他们刚刚春种夏耘,尚未秋收时,便给他们一个粮价,让他们“稳住”,同时按这个粮价付给他们部分银子,帮他们持据的手头宽裕起来。这样在给了农民两个方便的同时,自己也得了两个方便:放银子的高利息和比秋天买粮价低得多的价格农民或急于得到现钱,或乐于得到稳定的粮价,纷纷与乔贵发合作了。

乔贵发在春夏之际按定价付了部分银子,到秋天不管实际粮价多高, 他会按定价如数收回粮食。这个差价去掉利息便是他的赚头了。乔贵发善于算计,更有眼光,他往往在上年粮价暴跌农民们心有余悸,而实际上本年粮食行情可能上扬的时候做这种生意。

胆量大,赚头大,操作难度大,这种风险和利润都很大的买卖,让同行们瞠目结舌,望洋兴叹,很快乔贵发的草料铺成了包头地面上财力最雄厚的商家,小小地圆了一下他的发财梦 。

世上没有只赚不赔的买卖,“买树梢”的高利润与高风险并存,有赚就有赔。在初步尝到“买树梢”的甜头之后,乔贵发有点心满意足了,对那些细水长流的小生意已经看不上眼了,草料铺的日日常生意一股脑撂给他的把兄弟秦氏。

他常常酗酒,也时不时口出狂言:“这几个小钱还值得下这么大的辛苦?买一把树梢就能顶上一两年生意。”喝足了,玩够了,就怀里揣上银子,到盛产粮食的土默特“买树梢”去了。

深入细致的气候分析没有了,农田里实地察看的环节省略了,交易时精明的讨价还价,决策时谨慎的判断都不见了踪影。这样漫不经心地做买卖,赔钱是早晚的事。一年秋后粮价波动,没有看准的乔贵发蚀了本。

从做生意以来一直是只赚不赔的“常胜将军”乔贵发在“买树梢”上栽了一个大大的跟头,把几年间赚的钱 几乎都赔了进去,千辛万苦攒下的原始积累几乎化为乌有。真是成也“买树梢”,败也“买树梢”。

“买树梢”落败之后,乔贵发痛定思痛,急忙收缩战线,把手中的粮食低价处理,把往来账目做了一个了结,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了原有的草料铺,把损失降到了最低点。但光景已今非昔比,店铺因此而伤了元气,只剩下一个空壳。

乔贵发是一个厚道人,他知道这样的结果都是由自己造成的那么责任也应该由自己来承担。自责之余,提出把自己占有大多数股份的草料铺全部让给秦氏去经营。

秦氏也很仗义,认为是二人合伙做生意,不管赔赚都应该共同承担。更何况还是义结金兰的把兄弟呢。两人你推我让,各执一词。乔贵发见秦氏兄弟这样说,也就不再坚持,转而提出想借机会回祁县老家看看。秦氏觉得乔贵发在这番打击之下,有必要换个地方调整调整,就答应了。

于是,乔贵发离开包头,回了乔家堡老家。乔贵发回了乔家堡,留下秦氏继续照顾草料铺的生意。接受失败的教训,秦氏做得很謹慎,夏天种些蔬菜,冬天做豆腐生豆芽,顺带招待过往商客,在不咸不淡的经营中草料铺逐渐恢复了元气。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包头一带大早,大片土地几平绝收,粮价暴涨。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秦氏在将草料铺里囤积的黄豆抛售出去, 地赚了一笔之后,趁回徐沟探亲的机会到乔家堡动员乔贵发乘势再起,重整旗鼓。

乔贵发在外闯荡了十几年,又是有雄心之人,不会甘心于就此罢手。二人不谋而合,结伴重上包头。

商场如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等到乔秦二人准备东山再起时,他们发 现,与转龙藏隔河相望的包头河西岸一带(即今包头市东河区东门大街带)地脉很旺,正在逐渐形成一个大的商业中心,而西垴包这儿却成了包头的边缘地带,逐渐变得清冷起来。

于是当机立断决定转移阵地,先租个铺面试营业。经过一段时间经营觉得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于是审时度势,动用手中的可观的流动资金,把今包头市东河区东门大街一带几家经营不善的铺子连同地皮盘了过来,然后起房盖屋,聘请掌柜,扩大营业范围。

除了经营老本行外,业务范围扩大到丝绸、布匹、杂货、粮油、酒、米面 等,还看准时机搞些“买树梢”、贩马的大买卖。从做豆腐生豆芽开始算起,乔贵发的买卖先后也做了十多年,但都是凭人脉和影响做事,实行的是东掌合一的经营模式,自己做生意给自己原钱,既没有店名也没有字号。

东山再起后,随着经营规模的日益扩大,经营模式也发生变化,在聘请掌柜实施经营的同时,还给自己的店铺取了一个广盛公”的字号。“广”字,范围上大的无边,数量上多的无数,常用来形容天、地、万物。

“盛”字,有兴旺发达之意若按字形分解,一个“成”,一个 “皿”,又有“成器”的意思在里边,若按读音“cheg'来解,又有“路”“捞”的含义,商人做买卖,自然是从商海中“舀”钱,“捞”钱了。“广”“盛”二字 合,便有大兴旺大发达、大成器、大舀大捞或多舀多捞的含义。

何谓“公"德高望重之人谓之“公”公平买卖谓之“公”。一个个“公”字,“公平买卖,德 高望重”的商家形象出来了。 由于及时调整方向,又占据了包头商业中心的黄金宝地。

乔贵发的东山再起,不仅实现了他独闯口外之初赚大钱出人头地的愿望,而且为乔家 日后在包头的商业垄断地位莫定了基础。广盛公开张,生意步上正轨之后,乔贵发把买卖交给聘请来的大掌柜经营,衣锦还乡,做起了老东家。

乔费发生有三子,长子全德,堂名德兴堂,但后继乏人,人丁缺少次子全义,生子致远,堂名宁守堂。致远生二子。长嵘,堂名保和堂,次超五, 堂名保元堂。

乔超五是清成丰九年(1850)举人,光绪初补新城知县,在他 的影响下,其子弟秉承遗训,追求功名,故乔姓这一支,父子、叔侄、爷孙 兄弟、舅甥多有科名。三子全美,堂名在中堂。

全美生二子,长子致广,英年 早逝次子致庸(1818-1907),是乔家中一位出类拔萃人物,他历经嘉庆、道光、威丰、同治四个朝代,为乔氏家族的繁荣立下了大功。致庸先是想以 “儒术荣门阀”,后又感到此乃舍本求末。

于是决心继承祖业,在商界大展 宏图。致庸治商有方,并主张经商首重信,次重义,第三オ是利。他认为:经 商必须戒懒、戒骄、戒贪。在致庸的精心经营下,乔氏在中堂的商业得到很 大发展,人称致庸为亮财主。致庸生有六子,次子景仪所生子映霞,过继长子景岱,人皆称大少,乔氏在中堂后来由他主持。

乔家复字号的衰落,是从“基督将军”冯玉祥途经老包头开始的。民国十五年(1926年),冯玉祥率领国民军向西撤退,路过老包头之时,数万人马的粮饷均勒令当地商会筹措。

一时间,老包头市面之上,商品奇缺,物价飞涨,严重影响了乔家复字号的生意。此外,由于是包头首屈一指的商业大户,受到摊派格外沉重。此次,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大商号损失粮食五万多石、现洋一百五十多万元。

经此劫难,乔家复字号元气大伤,再加上革命以来人心不古,掌柜们的敬业精神已是大大不如从前。复盛全、复盛西两大商号,先后关闭或归并了下属的数家店铺,复盛公也难以再现当年风光。

祁县乔贵发与“复盛公”的兴起

1937年10月,侵华日军入驻包头,通往西北商路基本断绝,市面一派萧条。

1938年,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大商号所属钱庄被归并到“同和实业银行”,所属当铺、估衣铺被归并到“兴亚当”,完全置于日伪政府的统辖之下。对于收缴的复字号资本,约定每年支付红利10%,但是,不能提取,只能倍股。这样的约定,真的好似水中月镜中花。

1945年,抗战胜利,绥远省政府接管了“同和实业银行”等日伪资产。乔家曾经呈文,要求归还复盛公等钱庄资产,重新营业。政府的答复是,可以复业,但要加入官方股本。饱受过各类军阀与政府的折腾,乔家早已心有余悸,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

就这样,持续经营了两百余年的复盛公,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已是无力回天了。

1949年9月,绥远省和平解放。支撑到这个时候的乔家商号,只留下数家面铺、油坊与复盛菜园了。

1950年冬季,乔家决意停办包头的复字号生意。经过两年多的盘点与清算,乔家将面铺、油坊等店铺低价转给员工接办,复盛菜园也低价分给了员工,并将部分房产赠送曾经效力的掌柜们。其余的房产,以及各家店铺的存货,售出之后,按照股份分配,就连最底层的学徒都分到了十几匹五福布。

一个曾经辉煌的商号从此消逝…乔家复字号的衰落,是从“基督将军”冯玉祥途经老包头开始的。民国十五年(1926年),冯玉祥率领国民军向西撤退,路过老包头之时,数万人马的粮饷均勒令当地商会筹措。

一时间,老包头市面之上,商品奇缺,物价飞涨,严重影响了乔家复字号的生意。此外,由于是包头首屈一指的商业大户,受到摊派格外沉重。此次,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大商号损失粮食五万多石、现洋一百五十多万元。

经此劫难,乔家复字号元气大伤,再加上革命以来人心不古,掌柜们的敬业精神已是大大不如从前。复盛全、复盛西两大商号,先后关闭或归并了下属的数家店铺,复盛公也难以再现当年风光。

1937年10月,侵华日军入驻包头,通往西北商路基本断绝,市面一派萧条。

1938年,复盛公、复盛全、复盛西三大商号所属钱庄被归并到“同和实业银行”,所属当铺、估衣铺被归并到“兴亚当”,完全置于日伪政府的统辖之下。对于收缴的复字号资本,约定每年支付红利10%,但是,不能提取,只能倍股。这样的约定,真的好似水中月镜中花。

1945年,抗战胜利,绥远省政府接管了“同和实业银行”等日伪资产。乔家曾经呈文,要求归还复盛公等钱庄资产,重新营业。政府的答复是,可以复业,但要加入官方股本。饱受过各类军阀与政府的折腾,乔家早已心有余悸,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放弃。

就这样,持续经营了两百余年的复盛公,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已是无力回天了。

1949年9月,绥远省和平解放。支撑到这个时候的乔家商号,只留下数家面铺、油坊与复盛菜园了。

1950年冬季,乔家决意停办包头的复字号生意。经过两年多的盘点与清算,乔家将面铺、油坊等店铺低价转给员工接办,复盛菜园也低价分给了员工,并将部分房产赠送曾经效力的掌柜们。其余的房产,以及各家店铺的存货,售出之后,按照股份分配,就连最底层的学徒都分到了十几匹五福布。

一个曾经辉煌的商号从此消逝…

来源:乔家大院景区

本文作者:忆城事(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8104195880321550/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祁县   呼和浩特   晋商   康熙   准格尔   包头   黄河   托克托   内蒙古   豆腐   达拉特   历史   固阳   武川   施展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